谭风轻风潭.

季洄。人懒且傻白甜。

小丑.


-3.
-ABO

一周的时间还是没能够让你重新变成原来快活的样子。你并不是足月出生,从小身体就不是很健壮,一旦生病你就得休息很久。但是在你的父母精心照料下,你总是活蹦乱跳的,和一个普通的健康小孩没什么差别。

直到你的小丑来到你家的第一个晚上。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生了大病——至少在你母亲看来是这样的。

似乎能为你亲爱的母亲的行为做出解释了。是的,那个小丑真是个恶毒的女巫。但是你们并不能将他赶出去,真是令人咬牙切齿啊。

而现在,你的母亲正为你挑选合适的小皮鞋。她捏着你一双小鞋中的一只打量擦得发亮的皮革鞋面,对其成色挑挑拣拣。你晃晃细瘦的小腿高声喊来你的小丑,你觉得太无聊了,总得有什么来打发时间。

你的小丑低着头小步挪了过来,摇晃的发尾显得有些干枯。

“你在干什么,难不成这是你学的把戏?走得慢吞吞的!你得迅速回应我的召唤!”“把戏”这个词是你从健谈的女仆那听来的,你躺在房里听到不知名的女仆们在门外捂着嘴闷闷地咯咯笑。

你颇有主人风范的教导让你的母亲更加为你骄傲,她的眼睛里有着不可名状的亮光,这让她看起来更加漂亮了。

他几不可见地抖了抖,顶着你的母亲厌恶的眼神加大步伐。你只能看见你母亲的侧影,没见到她几乎想把手上做工精细的鞋子砸到他脑袋上去。这鞋子真是可怜。

待你的小丑终于站在你面前时你发现他有了改变。他戴了一个滑稽的面具,蓝红白在上面搅和着,就像把老画家手里的调色板扣在脸上并揉了揉一样。

“哇哦真是惊喜。”你睁大了眼盯着这个奇怪的面具,“你是从哪学的——我是说这看起来有点好玩。”

你天性爱玩,看到新奇的东西总想尝试一下。例如你曾见到你的堂兄养的一只鸟,双眼有神羽翎华美,长尾被暖阳轻拂就闪着圣洁的孔雀蓝。

你当然央着你的母亲给你送来一只,让它在你窗边的木架上上下下。可惜的是,它没能活长。

“我自己做的。”他抬眼从发丝间瞄着你的反应,或许是对你一会做主人一会做玩伴的态度有些不能理解。一个星期足以让一个小孩儿学会很多东西了,例如看脸色行事。

你看着他似乎在对你翻白眼。从你的高度看他就是在翻白眼。你想着这人真该打。

——————
脑洞开偏了.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