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风轻风潭.

季洄。人懒且傻白甜。

数据层面上的永生了x

悖悖论:

所以说死后把大脑上传到云端一点不好玩

存一下画的云定风轻。

悖悖论:

后现代——烂人比其他人高等。但烂只是社会构建的产物,没有客观的烂

未来——机器人:我们比人类高等

剑子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明恋剑子!!!!

啊之前尝试画萝莉的后果(?
在试完半波萝莉之后什么都不会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悖悖论:

我们需要睡眠是因为地球没有足够的资源同时运行所有造物

(安卓开发者你不看着时也存在)

一个小片段。

以前写的一个小片段。

  “基尔的眼睛很漂亮。”他笑吟吟的,听起来像是由衷的夸奖。

  “喔,谢谢。你的也是。”我的喉结不安分地上下滚了滚。我不太能应对这个斯拉夫人,只能生硬地回应他。见鬼吧,如果所有的俄国人都像他这样,我这辈子都不会踏上那片严寒的土地的。同样这辈子也不会想见到西里尔字母。啧。

  蓦地反应过来,在我奇奇怪怪的乱想的时候,这个高胖子盯了我很久。

  “我们现在算什么呢,基尔先生?”他眨了眨压着笑意的眼睛,“弗朗说你就打算和我玩十四天。万尼亚好伤心喔,要精神赔偿。”

  说得半真半假,玩笑意味更重。两天下来我有点条件反射地翻白眼——他开过很多这种玩笑了,包括之前也搭着我的肩说着什么“跳给别人看不跳给我看”之类的话。ˇ

  “你多大啊,三岁还是四岁?知道是十四天恋人了就安静点,再等个一两周就过去了。”反正是临时起意。“你和那个法国佬什么时候那么熟了?不错啊你。”

注ˇ:指基尔以前骰输脱衣舞惩罚。

突然发现自己是如此久没写文以至于我翻自己以前的东西竟然有种“哇小可爱!!看一看!!”这样的感觉?????

突然发现四个月没写小丑啦.

自己以前的写法好酷炫啊???

不知道捡不捡的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