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风轻风潭.

季洄。人懒且傻白甜。

[aph]乌白段子.纹身

蜀安:

ooc严重。慎看。
尤里安刚刚进门就感受到了来自自家弟弟的视线,那目光附在他脖颈上掺着几分困惑——他今天没带围巾。眼下的温度虽说进去秋季已经偏向了瑟缩的凉,但夏日的烧灼依然不甘的在阳光里留下暖热的余温。铂金色发尾顺从的伏在后颈上,弧度优雅之下衍出肤色的白的确赏心悦目,不过尼古拉看的不是这个。视线尽头一块边缘锯齿状的弧形黑色从尤里安领子侧面露出来,轮廓边缘狭长的细线贴着领口边缘延伸入衣料下未知阴影之中搭着形状漂亮的锁骨引出些不安分的遐想。
尼古拉不记得之前尤里安脖子上有这个纹身。那图案看起来并没有跟尤里安有什么不搭,甚至可以说与他身上原本的那种轻微的威压感相得益彰。想到这儿白/俄人神色沉了沉,毕竟这感觉也不是什么令人开心的体验,况且他也不确定这究竟是个正经的纹身还是尤里安心血来潮随手画上去的——他并不想在某些时候莫名其妙被蹭一嘴的颜料。
「怎么了。」乌/克/兰/人疑惑地看过去,随后意识到什么般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在看这个吗?」
他笑起来,过去揉了揉尼古拉的头发。后者对于自家哥哥这种仿佛对待小孩子一般的方式向来回以不满的躲闪。白/俄人抬起头盯着那一块纹身,不得不承认尼古拉确实有点想看那个图案的全貌,虽说它现在被盖住了。所以尼古拉面无表情地扯开了尤里安衬衣的领子。
外缘锋利机械纹路繁复的齿轮下段延伸出细长尖锐的锥,末端细长的线一直向下最终停留在了锁骨偏下一点的位置,倾斜着弯曲连缀成尼古拉的名字。整体看起来并没有多么危险不羁的感觉反倒有种微妙的内敛认真。
然后两人同时愣住了。
气氛一瞬间变得古怪而诡异,似乎不论做出怎样的动作都避免不了异样的尴尬。
最后还是尤里安先笑了起来,满不在乎地提了下松垮敞开着的领口俯下身,单腿屈膝挤进尼古拉双腿间压在沙发上。抬手搂住白/俄人的腰凑近对方近乎吻了上去,开口时语调柔和里带了些意义不明的引诱暧昧「我在大腿内侧还有一个纹身,你要看吗。」

评论

热度(19)

  1. 谭风轻风潭.ek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