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风轻风潭.

季洄。人懒且傻白甜。

【露普】<14.>

0/14

>1.

        “好无聊啊。”

        “哟小基尔欲求不满啊,考虑一下哥哥我呗。”

        “滚你大爷的。”

        “诶,大爷。”

        “……”

        “哈哈哈哈哈哈。”

        “行啦东尼儿别笑了等下大爷得打哥哥我了。要不要试着谈场恋爱——噢令人向往的轰轰烈烈。哥哥要燃起来了!”

        “……弗朗我们是不是很久没打架了。”

        “你们要对哥哥我美丽的脸做什么?!”

        “俺也想打,要不约个时间吧。现在得回去了,查瑞要骂俺了。”

        “本大爷闻到了恋爱中的酸臭味。”

        “哥哥我也闻到了。啧啧。”

        “拜拜。”

>2.

           “左转,前面那个路口再左转。”

         我一下子觉得有想把耳朵上的蓝牙扯下来摔在地上的冲动,咬得牙咯咯响才忍下来。

        会听恶友话的人明显是傻子。

        然而我听了。

          “来来听哥哥我的绝对让你有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Fick dich.

        我又拐了个弯顺着小路走到头,一下子被澄黄的路灯光覆盖了。这些橘色的灯光看起来是挺温暖的,至少在刚化雪之后。耳机里传来对面两个人毫不忌讳的笑声和弗朗说的一声“去吧!”,接着手机震动弹出新收到的简讯,内容就一张图片。

        内容是导航简洁的面板和行走过的路线,橙色的线扭成歪歪扭扭的“I love you”。

        刚才走了那么多重复的路有了解释。好样的弗朗。

          “走到尽头了吗你,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未来的对象!”

          “要是对方拒绝了呢。”

          “相信自己的魅力啊基尔大爷。”

          “去你的。”

        我左右都看了看,就在右边第二个路灯下有个男人,背向我。适合初春的大衣配上长围巾,看起来很高的样子,骨架挺大的。总体看起来不太像是本国人。我眯着眼睛看了会还是迈步朝他走过去,左耳里灌进恶友们的口哨声。

          “你好你好,介意交个男朋友吗。”勉强的搭讪。我尽力让自己的语气更随意点,好被打发掉就完事了。走近了才发现这个人比我高,衣服质地很好,剪裁合体。他正在手机上打些什么,并没有理会我。

           “…嘿。”我犹豫了一秒伸手拍上他右肩,他被吓到了一样立刻按灭了屏幕再回过头来看我,微卷的头发软塌塌的,“怎么了?”

        我的天啊这个声音。我尽力扯出一个和蔼的笑容又重复了一遍,“你介意交个男朋友吗。”

        他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我。他转过身来正对着盯着我的眼睛。“先生,”他的口音混在一个个单词里,“我是俄.罗.斯人。”语气里有种莫名的玩味。

>3.

        一种尴尬的气氛扩散开来了。耳麦里异口同声的“啊哦”表明两个恶友都听到了他的话。见鬼的俄罗斯人,是个人都知道他们反同——这个时候和他握手致意然后离开应该还来得及吧。

        大爷我只是想消遣一下。我如此想着,刚动了动手指头正准备伸出手去和他握手致意,弗朗吉突然大声的喊起来,“别放弃!!想想掰弯一个俄.罗.斯人多刺激!!”

        打翻一个法.国.人更刺激。我翻了个白眼还是听了对方的话。我拿出手机低头划拉着屏幕,打开就是路茨的照片。

          “再考虑一下,本大爷明天晚上这个点还在这里。再看到你就当默认。”

           “哦。”对方和气地笑了笑。

>4.

        最终本大爷和逃跑一样跑了。好逊。——《本大爷日记》

>5.

        我依然在昨晚那个点到了同样的地方。同样的路灯,同样的月明星稀,和同样的人。他穿的还是很暖和的样子,手机贴在右耳上,嘴型看不懂,应是俄语。

        好好一个俄罗斯人到这个小镇子来做什么呢?况且本大爷还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我左手揣在上衣口袋里敲了敲手机屏幕,发出嗒嗒的声音。

        他看到我了,向我点点头,比出手势让我稍等。他点头的时候头上一些碎发跟着滑了下来,在路灯下呈现柔软的色泽。很快他就挂了电话,我迈腿走过去。

        初春的夜风还是很冷的,我顺便搓了搓有点麻木的脸之后递出右手。

          “基尔伯特。”

          “阿列克谢。”他的手握住了我的,很大很厚实,茧子划得我的虎口有点痒。“小基尔很可爱,看到我在很惊讶的样子呢。”

          “…闭嘴。”我无话可说。常理来说俄.罗.斯人该直接拒绝了吧,还是说这是个变种的?他是哪里冒出来的?我觉得我的脸色可能不太好看。

          “我是出来旅行的。很期待明天和你的约会哦,拜拜。”然后他笑眯眯地挥了挥手就真的转身走了。

        哪里来的约会?反正只有十四天,应付完了就行了吧。

        我为自己感到难过,随便地安慰了一下自己就往家那边走了,路上还给路茨发了一条例行晚安的简讯。

————————————
不要怀疑名字。
终于有动力开始写这个啦!!!!
部分人物以娘塔形式出现。
已经不会写第一人称的文了x
站在雪地里努力发热的俸木生如是说。
唉小学生文笔。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