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风轻风潭.

季洄。人懒且傻白甜。

小丑.


-5.
-ABO.

你被你的母亲吓醒了。尽管她一直在为自己辩解说是轻轻地拍了一下你的小手。你当然不信,你觉得她肯定是故意的。你撅着小嘴跳下车,推开上前迎接的女仆径直跑进了屋,你的母亲的呼喊自然也被你断绝在屋外。

屋里张灯结彩,人群喧闹,各种香水味混杂着塞满了大厅。老爷们捏着细长的高脚杯在角落里和夫人们攀谈,夫人们则傲慢或娇憨地交谈品酒,不时用缝了花边的折扇敲开搭在腰间的手再配以一句尖利的“失礼”。

你迷失在重重叠叠的群裾间,跌跌撞撞地皱着眉头挤进挤出。你挥手拨开裙撑支起的大裙子,规律得像在游泳。即使夫人们是绝对不会下水的——“失礼”。

“噢亲爱的安塞尔,再见到你真是让人高兴——你怎么在这,你的母亲呢?”你被冷不丁地勾住了后领吓了一跳,急忙回身去抓。你发现那是宴会的主办者,你亲爱的姨母。“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和你的母亲跑开了——真是个小调皮。”“小调皮!”跟在她身后的,今天的主角,你的小表弟,装模作样地重复了他母亲的话,还特意捏着鼻子拔高了声音。

真是让人讨厌的一个孩子,希望明天就见不到他了。

然后他就被敲了一下脑袋。你冲着他笑,其中不乏恶意。他给你扮了个鬼脸,脸颊上的小雀斑一动一动的。

“好久不见,姨母,”你站直了,挺着小胸膛,看起来甚是可爱,“母亲在后面——我自作主张就跑过来找您啦!我太想念您啦。”

你似乎从在你母亲的子宫里就深谙讨人欢喜的方法,话语也是早早就准备好的。

显然这脆生生的“想您啦”十分动人,你的姨母折服了。她抚着自己的心口感叹着多么甜蜜的小天使,还将一个狠厉的眼刀——伯爵夫人特有的眼刀——送给你可怜的小表弟。

“杜安,看到了吗,这才叫礼仪。好好向安斯学习。”

他装作看不到,灰绿的眸子在眼眶里溜溜转。

“行啦,你和杜安去玩吧,记得在正午前回来。我会告诉你的母亲见到你了的。”她推推杜安,“快去。”

你小小地欢呼一声,又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你在心里祝她长命百岁——你的客套话说不过三句就要不耐烦了的。你为能躲开你的母亲而高兴。这么说真残忍。你已经看到你的小丑了,一个红绿色的大衣服正滑稽地向大裙子们鞠躬。

你被拉走了。你们又挤过人群——呃,“人裙”似乎也对——挤到了楼梯间。

社交舞会一样的四岁生日宴真棒。

“您好呀。”杜安向你促狭地笑,特意强调了“您”。你推了一把他的肩膀。

“去你的。”

你们一起哈哈大笑。

“你真逗,说的话好奇怪。”笑完之后杜安这么说,你们离人群又远了些。

“那是套路,你懂什么,”你说出一个生词,颇为自得的样子,“这就是为什么我总能得到亲吻而你总被姨母扇巴掌的原因。†”

“我才没有…”他红着脸还想争辩些什么,“你瞎说!”

“好吧是我胡说…你安静点,我好像听见了什么。”说着你已经按住了他的嘴巴,让他靠近些。他不太情愿,你作势要打他。

人群的喧闹若有若无地传过来。这里有些阴凉。

“在杂物间那里。”你给他比着嘴型,拖着他蹑手蹑脚地往那靠。声音越来越明了,虽然还是比较小声。

“啊…啊…”

是女性高昂的喘息声,小声的尖叫和断断续续的笑声,混着雄性粗犷的吼声。甜腻的气息,还有似乎是粘稠又湿漉漉的声音,粘着你们的耳朵娇笑着不肯离开。

你们一下子觉得衣服有些紧——应该说,热起来了。你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听得面红耳赤。你们相看一眼。

“…我们是不是到点回去了?”你发问,声音微弱得难以听清。他点点头。

你拉着他的手回到大厅去了,步伐虚浮。

————————
†全国卷漫画作文题。x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