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风轻风潭.

季洄。人懒且傻白甜。

小丑.

-1.
-ABO.

“飘着鹅毛雪的冬夜就该在壁炉旁度过。”你把自己的手往火堆边再靠近些,侧头和你的小丑奶声奶气地说着,试图让人把注意力转到自己身上来。

你的小丑依然低着头,不声不响,看上去似乎很沮丧。
你的小丑的确应该沮丧。

爱玩的国王陛下颁布法典,其中将孩子们分为两类人,小丑和饲主。到四岁就会被随机分配身份,小丑就会被政府带走准备被人挑选,饲主就被父母领着去挑选自己的小丑。等到小丑分化后,Alpha小丑能够恢复自由身份,而其他的只能跟随饲主一生了。

“小丑会让我的人民更加愉悦。”国王陛下在高高的城堡上微笑着俯视底下暴乱的人群,穿着沉重铠甲的侍卫用剑锋拦下想往宫殿冲的市民。“他们都为《小丑法》疯狂。”

你只记得在四岁生日的第二天你的父母像是疯子一般相拥而泣,破碎的语言里是你不明白的意思。等他们终于平静下来后你得知将拥有一个小丑。

“小丑是什么?”你还太小,不认识这个新名词。

“小丑就是能够让你开心的人。”你的母亲还在用手帕整理自己乱七八糟的妆容,你的父亲则在客厅耐心等待。他们看起来还是很高兴的。

“那他不会走吗?”你觉得这个问题太重要了。

“不,不会的。亲爱的小宝贝儿,记得挑一个安静点的。不然和你在一起得多吵闹啊。”你的母亲打理好自己最后一缕不听话的头发,站起身将你牵出房。你的父亲戴好了帽子,站在门外等你的母亲挽上他的手臂。

你在一列油彩厚重的脸里艰难地挑选着你未来的小丑。都是小孩,声音相仿,悲伤一致——都是被强行和父母分开的,哭闹也没有用。最终你有些无聊地随手指了一个,旁边的侍卫帮小丑解开栓着手腕的长绳。小丑被推搡着走到你面前,抬头看了你一眼说谢谢。

你获得了属于自己的小丑。你拉过他的手兴高采烈地穿过来时的通道回到明晃晃的大厅,你的父母拥抱你。父母是不被允许干预饲主的选择的。

你带着你的小丑回了家,在你的房间给他划了一个床铺——你豪华柔软的大床的旁边的地板。你的母亲告诉过你,从外面领回来的东西都没那个必要睡床,他们不够格。你的小丑鞠躬再次谢过你。显然已经接受好了教育。

————————

慢慢来,慢慢来/…这么安慰着自己.

存一段先.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