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风轻风潭.

季洄。人懒且傻白甜。

想产雪兔但是没力啊!

基尔发现伊万最近似乎盯上了自己的脖子.每次回头都会发现伊万在盯着自己脖颈或者正向这边伸出手.

他总不会想掐死本大爷吧.多大仇.基尔这么想着一次次打断伊万的图谋不轨.

终于在又一次捉住伊万的手之后,基尔赤色的眸子里溢出不耐烦和愤怒.

你他妈到底要干什么.已经是不善的措辞了.

欸.伊万有些疑惑地偏了偏脑袋.抓兔子不是要提后颈吗.

…那是没被抱习惯的兔子或者抱起来会挣扎的兔子.基尔皱皱眉下意识指出常识错误,在脑内嘲讽了这个傻逼.

等下.

你他妈才是兔子!!
————————————————

整理下恶心巴拉的排版/。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