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风轻风潭.

季洄。人懒且傻白甜。

Lolipop.

——

/伊双子.

/自娱自乐用.

——



罗维诺从口袋里摸出一串钥匙,叮叮当当地翻弄着从中找到属于自家家门的那一把后打开了门。客厅里冷冷清清,略有些凌乱的摆设示意着这里是有人居住的。罗维诺脱下鞋后进了房间,发现费里西安诺背对着他微低着脑袋。费里西安诺盘腿坐在被残阳余晖浸没的小窗台上,望着外面的水道。水面在橘黄太阳下像是被盖上一张金箔纸,凹凸不平的泛着光——下一刻就被一串汽艇划破了。它们拖着层层波纹悠悠荡过,随着两岸一两家小餐馆里飞出来的香味。

罗维诺皱起眉头一巴掌拍在墙壁上的电灯开关上,昏黄的壁灯应声而亮。“混蛋弟弟你干嘛不开灯!天都黑了!”罗维诺冲费里西安诺喊着。他现在有些急躁——他不习惯这样的气氛及安静的费里西安诺,这会让他有种不安的感觉。他急于打破它。

“呗…哥哥你回来啦…。”刚刚睡醒的状态使费里西安诺的声音带点嘶哑,他揉了会眼睛又转去揉自己的脖子——应是低头太久有些酸痛。他摇晃着慢吞吞地转过身来面向罗维诺轻轻笑起来。“欢迎回来呦哥哥!”

“嘁…回来了。”罗维诺微偏着头不去正脸看他,“晚饭呢——你不会是没做吧!看你睡得这么死应该是没有做了,快点给我清醒点去做啊混蛋!”

“欸欸?”费里西安诺停住要伸出手臂给罗维诺一个拥抱的动作,“今晚不是爱丽切邀请我们去她那里过生日吗?”

是了,今天是爱丽丝的生日,他们俩的手机里还有爱丽丝中午传来的简讯——热情洋溢的邀请。和罗维诺不同,作为妹妹的爱丽丝似乎总是活力四射的——就像一个小太阳或者一颗闪耀的星星。费里西安诺如此称赞她。

“啊、啊老子知道用不着你提醒!”罗维诺羞恼地转过身大步走出被灯染成暗黄的房间,抬起右手遮了遮相对壁灯过于明亮的灯光,等适应了光线才放下手顺便抚了一下衬衫,“你弄好了没有,我可不想等你我要走了——”穿好了擦的锃亮的皮鞋的罗维诺扶着鞋柜蹬了蹬脚调整位置,头也不回的拉着尾音大声说着,“三秒钟。…三!走了!”

“呗!哥哥等一下,我找不到手机了!等一下等一下!”房里冒出噔噔噔的脚步声和翻找东西的唏索声,不一会费里西安诺抓着手机忙乱地小跑出来,快速地穿上鞋出了门并将门反锁。下楼的时候还扶了一下因为走的太快差点踩空的罗维诺,得到一句极小声的谢谢。


——Continue.


评论(2)

热度(5)